法援人生
我与法援共成长(七)
法援律师黄泽菲的日常:拼!
发布时间: 2019-12-04 16:33      来源: 盘龙司法公众号
【字号:
打印

健谈、逻辑严谨、条理清晰……

在与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黄泽菲交谈时

不难“识破”她的律师身份

但又总感觉

她与一般的律师有些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呢?

图片12.png

2013年,黄泽菲正式开启了她的律师职业生涯,也是从那时起,她开始了盘龙区司法局的法律援助工作。

“盘龙区司法局所有的法律援助律师建了一个‘律师万能群’,当接手的案件有难点时,咱们都会在群里讨论,大家都会积极地答疑解惑。”在盘龙区司法局这个大家庭中,黄泽菲成长了很多。

2019年,黄泽菲接手了一起劳动争议的案件,当事人是一位50多岁的老人。老人曾在昆明某机关单位任职,但其并未签订劳务合同,如今被辞退时赔偿金极少。

“你帮帮我,我在那里工作了12年,我就想要我工作这些年的补偿……”刚见到黄泽菲,老人就迫不及待地讲述着自己的诉求,一遍又一遍,但反反复复还是那几句话。

这样的事例,黄泽菲接触过很多,每一次她都认认真真地听完,满怀耐心地跟当事人交流。“我慢慢地跟他聊,聊着聊着,逐渐知道他内心最真实的需要和想法,学会去理解他,沟通效率也随之提升了。”

黄泽菲屡次与仲裁委员会沟通,为老人争取最大合法利益,可第一次仲裁下来,某机关单位的赔偿金只有3000元,跟老人的诉求差距很大。老人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法律援助,黄泽菲继续担任老人的法援律师。

黄泽菲一边跟法院再三沟通,申请延长审判时限,争取与某机关单位协调沟通的时间;一边跟某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一次又一次地沟通协商。“我经常会打电话去跟他们沟通,有时也用微信跟他们进行协商,前前后后谈了10多次吧。”黄泽菲说。

最终,某机关单位同意调解,赔付了老人1.5万元。这起案件结束时,法官和某机关单位工作人员跟黄泽菲说了相同的话,“你真的太拼了!”

太拼了?这只是黄泽菲的日常。

黄泽菲援助的对象中还有很多是未成年人。“在对他们进行法律援助时,我逐渐学会去读懂失足未成年人,去深入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2014年,黄泽菲对一位17岁的男孩儿圆圆(化名)提供了法律援助。圆圆痴迷网络,从网吧上网出来后,进行了两次抢劫,共抢劫100多元。圆圆告诉黄泽菲,自己抢钱纯粹就是因为肚子饿了,想买点吃的,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这个小男孩儿庭审时,全程没哭,还找纸给别人擦眼泪……”黄泽菲感慨道,“正值花一样的年纪,却因为缺乏法治观念,就误入歧途,真的让人很痛心。”

除了律师的身份外,黄泽菲还是一名妻子和一个母亲,而她的丈夫也是一名律师。在这种双律师家庭中,她和老公各自忙碌却又相互帮助。

“主要还是他帮我多一点,我坐月子的时候接到一起邻里纠纷的法律援助案件,就是我老公帮我完成的。”黄泽菲笑着说,“后来那个援助对象还跟我老公成为了朋友,他们时不时还在微信上聊天。”

而在孩子几个月大的时候,黄泽菲甚至背着孩子、带着老公去办理援助案件。到了盘龙区第一看守所门口,她温柔地把怀里的孩子递给老公,然后干练地走进看守所,跟自己的援助对象沟通。

黄泽菲说当时孩子还小,自己也在纠结要不要接这个案子,但最后她答应接下这个案子,就会竭尽全力去做好它。这个案件经过多次与办案机关沟通,最终检察机关未提起公诉,受援人也获得了自由。

无论何时,始终保持极强的责任心和诚信的态度是一名法律援助律师的基本素养。除此之外,黄泽菲觉得法律常识的储备和更新学习的心态也是必不可少的。

黄泽菲很喜欢出差,对她而言,出差不仅是学习交流的机会,也是可以静下来思考的宝贵时光。“我喜欢坐车去出差,车上那段时间很享受,安静的环境更有利于人思考。”

图片13.png

正因为如此,下班后黄泽菲总是最后离开办公室。结束一天工作,所有人都离开了,办公室里只剩她一个人,听着舒缓的音乐,慢慢地整理文件,然后慢悠悠地朝家的方向走去,透过路边的灯光,能清晰地看到她挺拔的背影。

责任编辑: 张丽青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人人网   Tencent微博   豆瓣   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